莫讓警鐘變喪鐘(一)



台灣國內2002年台北、高雄兩個直轄市市長及市議員選舉,於12月7日落幕.最具爆炸性 的是代表民主進步黨肩負光復首都大任的李應元,以38萬票的差距慘敗在國民黨馬英九 手下.這個結果無疑是最高水準的台北市民向執政的民進黨政府及陳水扁總統敲響了泛 藍陣營標榜「二次政黨輪替」的警鐘.

綜觀包括民進黨領導階層在內各黨派,對這次李應元敗選的原因不外以下幾點(一)李 應元起步太慢,台北市民無法在短期內了解李應元諸多政見及為台北市所規劃的市政藍 圖和願景.(二)泛藍在台北市整合成功.(三)馬英九針對政績及政策的批判和挑戰採 取迴避及冷處理等等.

陳水扁總統在選舉結果後在民進黨中央黨部表示:將以台北市長選舉結果視為民眾對我 們的警惕與鞭策. 未來將重新調整前進的方向,全力投入「拼經濟」「大改革」的工作, 以更好的施政成績努力贏回民眾的支持和信賴. 如此四平八穩的敗選感言,並沒有檢討 到首都之慘敗的主要原因及台北市民用選票對民進黨發出的警訊.

首先,在民進黨執政兩年半以來,國家經濟不振及國內政局紛擾固然是因為全球經濟下滑 及在野惡靈的惡意向下拉扯有關.整個執政團隊努力亦是有目共賭.但是整個黨的形象及 中央與地方的公職人員由在野到執政不但失去原有的改革者形象,甚至沾染到過去國民 黨獨有的執政傲慢與腐敗.

台灣人民可以因為民進黨政府新手上路而給予體諒和等待,但絕無法容忍民進黨的質變. 回顧這兩年半以來,民進黨籍立法委員及北市議員在議場內外的表現,黨可明白為何人民 開始怒吼.

在一隻政論宣導的短片中,阿扁總統現身說法,以大掃除,清理國民黨餘毒之老鼠與蟑螂, 來帶領台灣國家走向光明. 那是全民所見的,但是,全民更希望陳水扁總統率先清理民進 黨內的「虎、豹、獅、象、老鼠和蟑螂」,因為那才是陳水扁政府改革道上的大石頭.

民進黨在立法院是最大黨,加上台聯黨仍未過半,讓台灣人民失望的是一方面無力為民進 黨政府政策護航,同時又放棄對政府的監督,放牛吃草. 就算是同為執政黨也不應放棄立 法委員監督政府的天職.

在台北市議會方面,民進黨籍議員一直都是委身「在野」,但也是一代(屆)不如一代. 民進黨在中央政府執政後,其黨籍市議員也「在朝」起來,表現的比已經泡沫的「新黨」 市議員還不如. 自民進黨創黨至今,仍然由各派係舉著「綠旗」分食百分之三十的家產 (基本票),不思上進,不圖拓展,以為如此就可以安穩的騎在人民頭上,也難怪在全國公 認的民進黨「票倉」,士林、北投(第一選區),破天荒的在市長選舉中,李應元得票各 輸給馬英九23,000票和27,000票.

水可以載舟,也可以覆舟,莫讓人民敲響的警鐘變成喪鐘.



莫讓警鐘變喪鐘(二)



台灣國內台北、高雄兩直轄市選後,在野惡靈國親兩黨視為成功的對扁政府不信任投票, 並且立即催化兩黨主席進行「連宋會」、兩人決議2004年兩黨共推一組總統候選人,即 刻開演一場各懷鬼胎、各顯權謀,而且保証抬面上一團和氣,聲聲「國親合,保証復辟成 功」,抬面下卻是廝殺的血流成河,不外乎「老大」只有一個名額,所以「尾帖藥仔」什 麼步數都嘛愛用.

至於敗選的民主進步黨,似乎是尚未聞到警訊,四平八穩的開了一場檢討會之後,以全力 「拼經濟」,來回應直轄市敗選的「民意」,及做為阿扁邁向連任之路的「主軸」,包括 陳水扁總統在內的民進黨主事者,似乎執政後一路走來,一直順應著在野惡靈唱衰台灣的 曲調,走向令台灣人民泣血的失敗那一端.

陳水扁總統連任之路,最主要的敵人,不是那撮在野惡靈和他們的分分合合,也不是他們 天天唱衰的台灣經濟,而是陳水扁總統和執政的民主進步黨,讓台灣人民查覺到陳水扁與 民進黨執政至今已「偏離」了台灣人民期望和當初寄望在他們身上想達成的「理想」. 同時,阿扁總統當年連任市長失敗,但因禍得福的「撿」到一個「總統」來當,所以「阿 扁總統」及他的團隊,並沒有確切的檢討市長連任失敗的真正原因及從中取得的教訓. 並將那些「敗因」延續到總統任內,也難怪「二次政黨輪替」的烏雲日漸罩頂.

「族群」和「族群不平等」的問題一直存在,過去國民黨威權統治時期,面對「族群問 題」是「不准說」否則有各種十八般不同的大帽子讓你戴;然而,政黨輪替後執政的民進 黨政府面對台灣最大的「族群問題」卻是「不敢說」,面對多數身受「族群不平等待 遇」的台灣人民寄望「平等對待」的改革竟然是「不敢做」,頂多是說說而已,爽快一時 就好.

台灣人民所謂的族群問題不是「本省」、「外省」,而是自當年蔣介石統治集團至今的 少數軍、公、教人員享受各種既得之利益,而多數的台灣人民均淪為二等三等國民,祈求 最基本的「平等的國民待遇」而不可得.台灣人民從二二八到白色恐怖時期的抗暴到黨 外的民主運動,乃至於本土民進黨誕生,直到政黨輪替,號稱台灣人民當家作主,但是多數 的台灣人民仍然無法擺脫二等國民的宿命. 例如:一.同樣是供獻國家一生,只是方式有所不同,六十五歲退休後,「優勢族群」可以 優遊的牽狗放屎,每月最少仍有新台幣一萬五千元可領,還嫌不足.而多數的台灣資深國 民卻依然連最「卑微」的三千元都不可得. 陳水扁總統2000上任時可以拿立法院的舊民 意做為無法實現諾言做為藉口,然而2001年立法院改選,台灣人民已把立法院的生態做了 調整,考試院院長同意權都能在惡靈的干擾下過關,而面對多數台灣資深國民的「卑微」 期望好像不曾發生過. 二:軍、公、教「優勢族群」在全球經濟不振,日本銀行存款利率為零,台灣定期存款利 率降到年利率百分之十點八之際,陳水扁總統明知道軍公教退休金優惠存款利率百分之 十八的規定,是當年國民黨用行政命令,根本沒有法律基礎,卻公開宣示,該項年利率百分 之十八是軍公教退休人員的「福利」,絕不減少.「優勢族群」實在是「福氣啦」,難道 多數的台灣人民「賤命」是他們的宿命?

一個國家的人民最怕的是當人民迎來一位『新主人』卻發現所受的待遇竟然比當初做一 個『舊奴隸』還不如的時候.當台灣人民以一甲子的努力,得來期望破裂之時,2002年人 民敲響的警鐘,絕對變成2004年的喪鐘.(和所有台灣人共同努力督促)



莫讓警鐘變喪鐘(三)



台灣國內2004年陳水扁總統假如競選連任失敗,其失敗的主要原因絕非所謂的「國親 合」、「連宋配」、「連馬配」,或是國內外經濟因素,也非中國的詛咒或「加持」. 回顧當年陳水扁挾著百分之七十六施政滿意度的傲人成績競選台北市長連任失利,阿扁 和他的團隊還來不及檢討連任失敗最主要的因子,就原封不動的整隊人馬帶往總統府,也 難怪國、親兩黨在野惡靈「暗爽在心堙v,順著馬英九在台北市連任「贏到有得賣」的 勢面,自覺「二次政黨輪替,穩答答」,惡靈復辟一定成功.

當年陳水扁在台北市長任內四年,最大的敗筆之一就是「沒照顧老主顧,討好新惡客」. 例如以台北市民的結構而言,長期坐擁既得利益的軍、公、教及新住民的比例原本就偏 高,且已形成「一等國民」的「類族群」,然而陳水扁市長任內,卻將大部份的市政資源 向他們「錦上添花」,那些既得利益者當然是樂得接受,也給了陳水扁百分之七十六超高 施政滿意度的「口惠」,然而在投票時,他們隱藏在骨子裡的「族群基因」主宰一切,所 以陳水扁在此族群中一票也得不到.

相對當年將陳水扁推向市長寶座的忠實「老主顧」,他們四年下來,還是在得「享受」做 『二等或三等國民(市民)』的待遇.他們居住的老社區依然破舊,公共建設和軍、公、教 的區域比起來簡直是天壤之別,尤其在傳統黨外及民進黨大票倉的士林,北投兩區,廣大 的社子和關渡平原被國民黨政府禁建三十餘年後,由陳水扁市府團隊一手規劃的開發計 劃中,不但未能「體恤」當地居民被禁建超過三十年,造成該地區的破敗,在整個規劃案 中,財團的「鬼影幢幢」,甚至把計劃中的國民小學放在焚化爐旁,而這個焚化爐的戴奧 辛排放量,年年檢測都超過國家標準甚多. 在這種情況下,那些忠實的「老主顧」選票還投得下去嗎?也難怪當年北投,士林兩區市 長選舉所減少的選票就幾乎等於馬英九所贏的票數.

日前李應元啣命挑戰競選連任的馬英九,結果包括士林,北投,大同,萬華所謂的台北「民 主聖地」和民進黨「大票倉」在內,所有的台北市行政區全數慘敗,對於李應元而言,是 非戰之罪,但是對執政近三年的陳水扁總統而言,無異是最嚴重的警鐘,難道陳水扁總統 不需要嚴正檢討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