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國民黨,樹倒猢猻散



台灣國內政治版塊的挪移隨著總統大選後泛藍外來政權餘孽造反不成而顯現新的圖形,並且即將在2004年12月由台灣人民裁決定案。

在民進黨方面,立委提名的機制仍舊延續其百分百的黨內民主的運作模式,並且持續改革,雖然薛凌事件的汙點源自於民進黨初選制度的盲點,但也立即引發民進黨自省力量的啟動。在與台聯黨的配合基礎於綠色版圖過半,雖然兄弟爬山各自努力,確也能做到相互扶持,與台聯黨的總量管制確實明快,已奠勝基。

台聯黨2001年一鳴驚人,在李前總統登輝先生深耕本土的精神衝刺下,已牢牢掌握本土深綠民心,並能吸納國民黨淺藍選票。台聯黨茁壯可期,也必將成為台灣國會「真正」的在野黨和台灣政局穩定的支柱。

親民黨自從2003年2月份起「宋老爺牽牛入欄」策略成功,實際主導2004年總統大選及選後亂局的製造,完全收納泛藍族群和意識型態,同時藉由替國民黨主席連戰圍勢-「恐固力中心」和為連戰「清黨」跨刀,實際扮演當年在中國「國共和談」邊談邊吃那「共產黨」的角色,掌泛藍大旗者宋楚瑜(親民黨)情勢已定。

國民黨的情況最為可憐和可笑,在連戰繼續統領下的國民黨「外不強、內已乾」,自連戰以降,整個國民黨領導班子集體吸食「政治迷幻藥」,沈迷在大選「作票」「二顆子彈」「驗票翻盤」「選舉無效」「重選登基」的虛幻世界,尤其黨主席連戰又「外服」大內高手的「政治威而剛」,「強擱有力」的掃除了連戰眼堬鬖W其妙所謂的「本土論述」「黨內改革」「世代交替」,並且藉由親民黨打自己的「本土派小孩」給人看,來進行「清黨」之實。也難怪眾多的「本土派壞小孩」連那有名無實的黨內初選都不敢去登記。

起樓困難塌樓快,樹倒猢猻散的結局在2004年12月將由台灣人民共同見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