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起台灣街道正名運動,鼓勵市民連署申請街道改名。





台灣各縣市街道名稱普遍使用殖民地式中國化命名,各大城市充斥外來政權封建的命名規定,讓台灣的街道「烙印」殖民地式的傷疤。讓人有時空錯亂的感覺!!


高雄市的哈爾濱派出所,曾經查緝到偷渡來台的東北哈爾濱大陸妹、拘留過黑龍江人,實在令人噴飯。高雄市以中國各省省分、都市、名山大川名稱定名,這種「殖民地條款」仍未調整。高雄市有哈爾濱街、熱河一街、遼寧街、吉林路讓市民搖頭連連。........【備註; 哈爾濱派出所在高雄市三民區哈爾濱街118號】

台中市這種殖民地的街道可多了: 北平路,天京路,南京街,青島路,陜西路,山西路,中正路,大連路,......等等。這些都是外來政權的餘毒。保守封建的命名是台中市民不能忍受的切膚之痛。

外來政權大本營台北市,早就淪陷為中國城【China Town】。台北市路名有中國省分、都市名稱包括重慶南路、寧波西街、長安東路、長安西路、南京東路、南京西路、太原街、西寧北路、長春路、南昌路、廣州街、徐州路、青島路、濟南路、常德路、襄陽路、吉林路、寧安街、承德路、洛陽街、昆明路、長沙街、貴陽街,甚至連邊陲少數民族的哈密街、酒泉街、歸綏街、蘭州街、西藏路也成為台北市路名。不明就堛漸~國人,還以為台北市被中國人民解放軍佔領。外來政權國民黨政府訂定的「台北市道路名牌暨門牌編訂辦法」,強行規定台北市路街名需依中國版圖相對位置,以中國各省省分、都市、名山大川名稱定名,大開時代倒車。國民黨政府這種荒謬的「台北市道路名牌編訂辦法」,讓台北市民很唾棄。

台灣團結聯盟推動台北市街道正名,市長馬英九轄下的民政局長何鴻榮表示,道路更名茲事體大。北市部分道路沿用中國大陸地名,由來已久,道路改名須經過市長馬英九同意,程序複雜又費時費力,且門牌更改後戶口名簿、身分證、駕照等資料都要經過修改,勞師動眾之下民眾更改門牌的意願大幅降低。此外,民眾意見多不易整合,過程往往曠日費時。......有台北市民眾指出,這又是馬英九市政府的脫詞,道路改名工程其實不是在多浩大,不要被給誤導了,想想看,台北市電話改八碼是怎麼改的? 先一段時間七碼八碼雙軌並用,接下來正式進入八碼。再回來看看民政局長如何推卸? 什麼改路名街名會讓民眾不便? 什麼證件什麼都要改? 一堆有的沒有的藉口。難道就不能夠使用雙軌制一段時間?只要有新、舊街道名稱對照表參照,都可以迎刃而解。證件總都有過期需要換新的時候吧?訂下三五年為期限,可以解決掉大部分的證件問題,為何讓外來政權餘毒的臭嘴巴一掰就變成好像不可能似的? 台灣的街道烙印中國化命名,是全體台灣人的的奇恥大辱。我們必須撕去外來政權的【中國殖民地標籤】,塑造出台灣自己的風味。

我們呼籲發起台灣街道正名行動,鼓勵市民連署申請街道改名。街道名稱使用富有台灣人文意涵,讓台灣人民的情感記憶與土地歷史脈動緊密相繫。讓人欣喜的是總統府前面的介壽路,在陳水扁台北市長任期內主動更名為凱達格蘭大道。打響了【台灣街道正名運動】的第一炮,台灣各縣市街道名稱本土化正式起跑。我們必須加緊腳步,趕緊替【台灣街道正名運動】募集市民連署,培訓五千至一萬個【台灣街道正名運動】志工,帶領時代潮流,努力塑造出台灣自己風味的街道名稱。

我們建議台灣各縣市街道名稱應當使用棋盤式設計。這種棋盤式命名可以讓人迅速的找到自己所在的位置,連外國人都不會迷路。筆者在此拋磚引玉,建議東西向道路使用台灣河流名稱定名,南北向道路使用台灣高山名稱定名。舉例說:

東西向道路名稱: 由北到南依續使用台灣河流七大河系,淡水路、大甲路、濁水路、曾文路、高屏路、立霧路、秀姑巒路

南北向道路名稱: 按照山的高低依續由東到西使用,由台灣第一高山開始,玉山路、雪山路、馬博拉斯路、奇萊路、大霸尖路、合歡路、能高路、阿里山路

這樣能認識台灣的地理,也能夠知道彼此相互關係,藉由此點特性 ,讓都市棋盤道路能夠由路名就知道方位,比忠孝仁愛信義和平好多了 ,也比愛一、愛二、愛三這種路名有意義也好記憶。

台灣街道正名運動必須以實際行動進行市民連署,呼籲民眾響應「街道正名」,要求台灣各縣市政府尊重市民意識,撕去外來政權讓人覺得很刺眼【中國殖民地標籤】,脫殖民化、還原台灣應有面貌。台灣的街道名稱原來也可以很優美,本土的【玉山路】貼切而自然。














【附錄:台北市街道正名運動,被馬英九市政府製肘】


台灣團結聯盟黃適卓質疑,一九四五年的國民黨政府將台北市艋舺地區的街道以中國西南各省市、名山大川為名的錯亂現狀。黃適卓說,台北市政府訂定的「台北市道路名牌暨門牌編訂辦法」第四條規定,台北市路街名需依中國版圖相對位置,以中國各省省分、都市、名山大川名稱定名,這種「殖民地條款」經各方請求仍未調整,讓人失望。黃適卓表示,台聯推動【台灣街道正名運動】,是台灣邁向正常化的重要步驟,而在都市生活中,推動「街道正名」則是展現市民主權,讓台北市民的情感記憶與土地歷史脈動緊密相繫,進而產生認同與關愛的重要關鍵。我們的土地,只有我們自己才可以命名」,這種權利,不可剝奪,也不容放棄,讓市民成為台北市空間的真正主權者。

針對台灣團結聯盟提議將將北市路名全面【台灣街道正名運動】,台北市民政局長何鴻榮表示,道路更名須顧及當地居民使用習慣、歷史淵源和個人情感,「外人」無權置喙。北市路名、門牌是依民國五十年代初編的「北市道路名牌暨門牌編訂辦法」規畫,期間歷經多次修編,權限也由警政單位轉移至民政局。民政局表示,早期更改路名無須經議會備查,但在民國八十七年,總統府前的介壽路更名為凱達格蘭大道後,市議會便要求日後道路更名一律須送議會備查。何鴻榮表示,道路更名茲事體大,市府都會先徵詢地方意見,進行民調。北市部分道路沿用中國大陸地名,由來已久,不僅牽涉歷史因素,更重要的是居民的習慣、人的情感等,路名變更應以「尊重住民」為最高原則,「用不著非當地住戶的台灣團結聯盟提出這類提議」。台北市政府民政局表示,道路或門牌整修需要該改門牌,必須由里長民意調查居民意願,將贊成與反對的人數送至戶政事務所,須經過市長馬英九同意,程序複雜又費時費力,且門牌更改後戶口名簿、身分證、駕照等資料都要經過修改,勞師動眾之下民眾更改門牌的意願大幅降低。另據往例,民眾意見多不易整合,過程往往曠日費時。



【附錄:高雄市街道正名運動,哈爾濱街上的居民劉明松及林天養擔任街道正名連署的發起人】

台聯高雄市議會黨團發起台灣正名運動,要把高雄市109條中國化命名的街道名送還給中國,5名議員把高雄市內有關中國化街道門牌重新釘回老母雞中國地圖上及折毀中國化命名的街道牌名,台聯強調,希望高市府儘快將街道正名,還原台灣面貌。台聯議會黨團包括陳英燦、趙天麟、葉津鈴、藍健菖及郭建盟昨在高雄市議會發起高雄市街道正名行動,並舉辦「街道正名,一點都不擾民」座談會,以實際行動進行高雄市街道正名運動。中國化命名的街道是國民黨在台灣土地上劃下傷口,並撒下鹽巴、貼上標籤,也使台灣的年輕人失去對台灣土地的感覺,期盼年輕人投入對灣正名行動,給年輕人一個為土地創造的行動力量。

5台聯議員分別持榔頭將選區內的中國化門牌釘回中國的老母雞地圖上,並由居住在三民區察哈爾濱街上的居民劉明松及林天養擔任街道正名連署的發起人,將率先自察哈爾濱街發起正名連署。高雄市政府民政局長許仁圖強調,市府主動破除保守封建的命名規定,讓高雄市的街道彰顯地方特色,只要住戶經過半數同意更名,完成法定程序,戶政單位會主動協助居民進行街道更名的註記。 市府民政局科長陳淑芳說,街道更名只要住戶過半數同意,完成法定程序後,戶政單位會主動到地方協助住戶進行街道更名的註記。


【附錄:台中市街道正名運動,台灣團結聯盟黨立委號召市民向市政府請願】

台中市內有許多道路使用中國地名命名,台灣團結聯盟黨立法委員何敏豪今天號召市民向市政府請願,要求為街道名稱正名,改為本土路名。台聯配合推動台灣正名運動三週年,今天上午由何敏豪帶領群眾到市政府請願,要求將中國地名的街道名稱換掉,改為具有本土色彩的名稱。何敏豪指出,台中市內有許多街道都以中國地名命名,例如熱河、漢口、太原、南京等,讓人感到錯亂,還以為是住在中國城。

除了街道外,他希望公園與公有建築也應該同時正名,例如中山公園已正名為台中公園,其他如中正公園、中山堂、中正露營區等也應該儘早正名。何敏豪強調,台灣、中國是兩個國家,一邊一國,他希望台灣早日去中國化,恢復台灣的本名。